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rtspy艺术眼

我的艺术天堂,风景无限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艺术家John Outterbridge专访 Pt.1  

2013-05-05 14:15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者:Austin Considine(陈颖编译)  2013-4-27    来源:Art in America

艺术家John Outterbridge专访 Pt.1 - artspy123456 - artspy艺术眼

John Outterbridge

今年已经80岁的非裔美国艺术家John Outterbridge正经历着作品曝光方面的一种突破。他的组合式雕塑作品近日正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展出——这是一场名为“Blues for Smoke”的巡回群展,由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(MOCA)组织,旨在调查当代艺术与蓝调音乐和不同的情感的联系。此外,他的部分作品不久前还在纽约MoMA PS1的群展“Now Dig This: Art & Black Los Angeles 1960-1980”中展出,这场展览探索了美国黑人艺术与政治中革命性的时间与地点,属于盖蒂基金会(Getty Foundation)的“Pacific Standard Time”项目的一部分。而今年夏天,John Outterbridge还将参加由Massimiliano Gioni策划的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“The Encyclopedic Palace”,这是他的作品首次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展出。

除了如此高的“出镜率”之外,John Outterbridge在近段时间以来还被授予了许多荣誉:他在去年10月获得了由加州非裔美国人博物馆(California African American Museum)颁发的终身成就奖;而这个月他又获得了由Skowhegan油画与雕塑学院颁发的州长艺术家杰出奖(Governors' Award for Outstanding Service to Artists)。不过所有的“高调曝光”对John Outterbridge来说已经等待已久了。

1933年出生于格林维尔,John Outterbridge在他还年轻时搬去了芝加哥,在那里遇到了他的妻子,并且进入到美国艺术学院学习。1963年他们一起搬到了洛杉矶,而正是在洛杉矶, John Outterbridge基本上放弃了他之前对绘画作品的追求,转投于现成物品的装配艺术品的创作中。他在美国装配艺术运动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,他早期以及部分最著名的的雕塑作品则是由来自1965年瓦茨起义(Watts Riots)中的碎石残屑装配而成的。这个月初,来自《Art in America》的记者Austin Considine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艺术家John Outterbridge专访 Pt.1 - artspy123456 - artspy艺术眼

John Outterbridge, Rag and Bag Idiom II, 2012

Austin Considine:你出生于经济大萧条时期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。你是在哪里接触到艺术、并且最终走上艺术品创作的这条道路的?

John Outterbridge:我从来没有想过那就是艺术,直到多年以后。当时每年都会有一次黑人的乡村集市,在那样的环境中一切事物都被视觉化了。栅栏被装饰上了蛋壳,而当时我还是个小孩,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它可能是某种仪式吧,总之我就是在这种文化丰富的社区里长大的,我的周围有一些像瓶子树一样的东西,因为这就是人们感受、思考生活的方式,而生活同时可以预见又无法预见。

我们称之为民间艺术的东西就在我生活的街道上。有人制作水桶、水罐和鞋等等。一般来说,艺术与创造过程总是属于人类。无论肤色、态度,人们总是会以某种方式来表达自己。在我看来,这种表达就是艺术的某种形式。因此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我知道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参与我的生活。我从来没有将艺术看作是一种分离的东西。

艺术家John Outterbridge专访 Pt.1 - artspy123456 - artspy艺术眼

John Outterbridge, Rag and Bag Idiom II, 2012

Austin Considine:在从芝加哥毕业后、前往洛杉矶之前,你几乎就是一位画家了。是什么把你吸引到了雕塑和装配艺术品上?

John Outterbridge:我想这与我去到了洛杉矶有关系,我在那里遇到了像Noah Purifoy和大卫·曼恩(David Mann)这样的人。我在帕萨迪纳艺术博物馆——也就是现在的诺顿·西蒙博物馆工作过,我在那里遇到了罗伯特·劳森伯格(Robert Rauschenberg)和理查德·塞拉(Richard Serra)。Mark di Suvero在踏上他的旅程之前还把他的工具留给了我。

我在博物馆里为小孩和大人上课,那就涉及到了装配艺术、绘画以及所有其它思维能够到达的东西。小孩的头脑非常开放,他们愿意做任何作品。在我看来,艺术与那些富有表现性、创造性的东西有很大关联,它对人类的发展和成长来说是必要的。而艺术也不是某个特定的类型,它应该是许多事物的综合。

相关新闻:艺术家John Outterbridge专访 Pt.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